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叔带带我》拜师九叔带着宠物 傲娇受 九叔带带我直人

更新时间:2019-12-30 12:08:05

《九叔带带我》拜师九叔带着宠物 傲娇受 九叔带带我直人 连载中

《九叔带带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彭少. 分类:灵异 主角:王江,王厚川

《九叔带带我》作者:彭少.,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王江,王厚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林十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了过来,嘴里安慰道:“放心吧,坐,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青年这才坐回沙发上,脸上露出了回忆之色,眼睛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十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了过来,嘴里安慰道:“放心吧,坐,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青年这才坐回沙发上,脸上露出了回忆之色,眼睛里,闪烁着恐惧的光芒,身体也莫名哆嗦了下。

“我叫王厚川,是外地人,和一群老乡来到这里干工地,事情,是这样的……”

盛夏的太阳光足以刺破人的皮肤,王厚川和一群老乡,正在县城的一座二十层的高楼上热火如茶的工作着。

空荡荡的毛坯楼里,几十个工人来来回回忙碌着。王厚川和一个年纪比他大了几岁皮肤同样黝黑的汉子一组,使用板车运送着升降机上的水泥。

“厚川,你那三千块钱什么时候可以还我?我有用。”

王厚川被问的有些不耐烦,道:“王江哥,我不是早跟你说了吗,等这个工地干完拿到工钱我就能还你,现在老板每次发的都是生活费,我拿什么还你?一天问个几次,你不烦吗?”

名叫王江的工人长相憨厚,是工地里出了名的老实人,见此,他又道:“可我听老板说你昨天才拿了三千块工钱啊?”

王厚川愣了愣,脸色一沉,反问道:“难不成你要我把家里的生活费还你吗?”

王江摇摇头,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心里不舒服的王厚川打断道:“那你什么意思?就这么信不过我?”

王江张了张嘴,后面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王厚川家里只有父母二人,农村里,一个月的生活费不至于要大几千吧?

王厚川向来好赌,也绝对不会把全部钱都给寄回去的,他也称不上是孝顺之人。

有一个工人见此出声问道:“王江,你这平时花销也不大啊,那么急着要钱干嘛啊这是,家里出事了?”

王江再次张了张嘴,却又只是摇了摇头。

王厚川没好气的阴阳怪气道:“能有什么事,怕我不还他呗。”

王江叹了口气,依旧没有应声。

那个工人闻言皱了皱眉头,道:“老江不是这样的人,厚川你少置气。”

“呵呵,谁知道呢。”王厚川又说了一句:“又不是有什么大事,不然我就算是借,也会借来还他,我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王江没有应他,其余工友,也纷纷闭上了嘴,别人的事,他们插两句嘴也就行了,说多了,只会讨人嫌。

又过了几天下午,工地停电的下雨天,工友们在上工,工头突然过来问道:“十六楼的工程这几天需要加急,你们谁可以加班的?人工走楼梯搬材料,通宵,按四个工算。”

许多人眼睛一亮,一个工三百,四个工,可是一千二。

但是众人想了想,纷纷没有表态,通宵搬东西太辛苦了,累死累活的,就这一千几百块又不能发财。

王江却举手应道:“我,老板,我做。”

“行,那就辛苦你了,一定要注意安全。”

工头嘱咐了一声,才离开。

见工头走远,一工友才略戴责怪的道:“老江,你怕是想钱想疯了?”

王江挠挠后脑勺,笑笑没说话。

有人看了看外面的大雨,道:“这活本来就累,这几天天气又不好,还通宵走楼梯搬材料,你小心有命赚钱没命花。”

有人开玩笑道:“就是,你可悠着点哈,可别像新闻里说的那样,因为熬夜猝死。你要是死了,我们免不了还得贴个香纸钱。”

香纸钱,在农村非常流行。

一般就是村里有人去世,邻里乡亲随的份子钱,一些年轻人,也会额外出一份。

有工友更加过分的开玩笑道:“没事,如果你真出事嗝屁了,我出五百。”

“我八百。”

“我一千。”

“我出五千。”

所有人停下了话头和手中的工作,看向了说话之人。

说话的,是王厚川。

并不是他有这个钱,更非本性大方,反正都是开玩笑,他这是吹牛皮不怕皮破。

有人鄙夷道:“得了吧你,吹牛也不打打草稿,先把人家老江的钱还了再说吧。”

“滚蛋,就你多事。”怒骂了一句,王厚川嘴里又高声道:“好久没去搓麻将蹦迪了,要不今晚下了班,哥几个去玩玩?”

“好,去,搓完喝好之后,咱们再去上次那个会所玩玩。”

不少工友兴高采烈的呼应道,只有王江,暗暗叹息。

那天晚上的雨更大了,大楼没有安装窗户,大雨直接洒了进来。

王江一个人头戴电筒,一次次的,从一楼将材料背至十六楼。

每次背着两包水泥,来来回回十五次搬上十六楼之后,本就上了一天班的王江就已经累的不行了,靠在墙壁上气喘吁吁。

夜还很长,工作量还很多,可老实巴交的王江根本没想到偷偷懒,他从不会对不起自己拿到的工钱。

“做完今晚,明天就可以跟老板再预支一万块钱,这样我就能凑够两万块将娃之前做手术借表哥的钱给还了,唉,可惜厚川的钱讨不到,不然就不用来加班熬夜了。”

王江嘴里叹息着,这些话,他没有对王厚川及其他工友说过。

因为这个钱说急不急,救命说不上,他表哥那边却催得紧,只能自己多辛苦一点了。

生活,如狗,苦,却依旧要苟活!

谁叫他他这个人天生内向,老实,也可说有些怯弱,正好应了那句话,人善,总会有人欺。

休息得差不多的王江下了一楼,再次背上了两包水泥,沿着楼梯攀登而上。

中途休息了几次,再次走上了十六楼。

“呼。”

嘴里呼出一口气,王江抬起脚,跨了出去。

黑暗中,他头上的电筒只能看到前方,却不能很好的看清脚下,这一脚,踩到了一根只有十几公分长的钢管上。

钢管一滑,负重之下的王江无力控制身子,直接失去了平衡,朝后方还未安装落地窗户的窗口摔了过去。

“啊……”

‘砰’

窗户毫无阻拦,加上本就疲惫不堪,王江无力抓住任何东西,直接滚到了外面朝下摔去,身体砸落在一楼的地上。

大雨中的王江睁大了眼睛,充满了不甘,浑身血肉模糊,血,更是流了一地。

雨下了一夜,就像王江心里的哭诉。

清晨之时,雨才停了,直到工友上工看到王江已经冷却的身体,那双眼睛也依旧没有闭上,直愣愣的看向前方,就像在盯着对面的王厚川一样。

那眼睛里的不甘好像在问,你,为什么宁愿将钱拿去赌拿去玩,也不愿意还给我?

工头老板手上拿着一叠软妹币,叹息着道:“可怜的老江,昨儿刚跟我说做完昨天的工就跟我预支店工钱好还他娃做手术的债。”

一群工友怔了怔,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老江这么拼命是为了还债啊?他为什么就憋住不说呢,我们大家不是可以一起帮忙想想办法吗?”

工头看着一群工友冷笑道:“尽说马后炮有屁用啊,你们天天跟老江在一起,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吗?”

有人看着王厚川指责道:“厚川啊,你要早把老江的钱还了,老江就不至于今天这样了。”

怔怔发呆的王厚川,此刻心里无比后悔。他看着王江,不知是否是错觉,王江的那双原本已经暗淡的眼瞳里,好像有一丝怨恨闪烁而过。

PS.:你们说如果上架扑得厉害,如果我再开新书,我要不要写回那种白得像白开水似的不断装逼打脸的那种题材?(第一章出现被嫌弃针对,后面出金手指,第二章成长研究金手指,第三章回去打脸,第四章找妹子,第五章有喜欢妹一子的人出来,再打,出现地鼠,打地鼠,再出现地鼠,再打地鼠,爽吧,)这种题材受众一直很大,虽然我自己不喜欢,但或许应该看清形势,认了吧。

另外,很重要的,押宝赌那个上三江的,说了大家要押不看好哇,三江基本内定的,编辑连悬疑的垃圾分强都不肯给,三江更不可能,所以,你们要注意了,不要浪费钱,留着订阅。

最后,好想去巷岛打戴口罩的汉奸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