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运输帝皇》运输帝皇小说 免费试读 运输帝皇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2-09 16:05:30

《运输帝皇》运输帝皇小说 免费试读 运输帝皇别扭受 连载中

《运输帝皇》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红蓝紫墨 分类:军事 主角:蓝墨,焦明

《运输帝皇》由网络作家红蓝紫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蓝墨,焦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蓝墨听到焦明建议,当即摇头拒绝。 “焦老板所说,正是一语道尽其中烦琐,更在方方面面都有周全考量。 在这上面,蓝墨远远不如您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蓝墨听到焦明建议,当即摇头拒绝。

“焦老板所说,正是一语道尽其中烦琐,更在方方面面都有周全考量。

在这上面,蓝墨远远不如您的。

只是小子,并不想要什么功劳。

六张狼皮,本打算拿来送给焦老板。

之前贱民行事草率,犯下一些过错,对焦队长有所隐瞒?可后来,焦老板对此并不见怪,反而对蓝墨以德报怨。

蓝墨年纪虽轻,也都已经成人,岂是那种没心没肺,不知进退的冷漠小人?

不过小子如今,贪心不足,想要从焦老板这里求个人情,希望您出面帮忙,找人说情搭线。

当然,若是焦老板,觉得不方便答应?

那蓝墨,也不会继续强求。

这六张狼皮,送便送了,只当认识了镇上熟人,以后再到这里,与朋友们相会,也有可以临时驻足的处所,一起愉快说话。

日后大家见面,正如焦队长之前所言,不必觉得尴尬。

合得来,自然是朋友。

谈不上话,也算旧相识,一些小忙,能帮就帮了。

蓝墨虽然贱民出身,却也不是在此信口开河。

只说这些青狼皮毛,既然如今我能获得,那以后但有所需,都是照样取来。

我有召唤单位相助,几头青狼在我面前,只当送来材料皮毛。

所谓狼群,在我眼中如同待宰的细爪小兽,就算下蛋的机会,也都不会有!”

蓝墨这小子,说大话倒是不要紧,只要他能去做到就好。

可惜不知道,有哪一家的青狼,能够下出小狼蛋?

其实人家青狼一族,自古以来,每一头都是守身如玉,怎么可能陪他蓝墨去下蛋!

这人嘴中,没一句实话。

“焦老板一定知道,蓝墨的舅舅胡佑,一直经营运输生意。

说到底,就是去做些,别人不屑的零碎活计,向关口输送少量军资。

我从小都记得,他每天天不亮就会动身,一年四季到头,反倒有近半的时日,在外辛苦跑路,难得逗留在家。

舅舅长久辛勤,也因为曾经受伤立功,得到关上一些军士的照顾,身份得以由下民,提升为平民。

那是蓝墨记忆当中,最幸福的光阴。

哪怕我们蓝家,当时也都有望突破下民的等阶,成就平民身份。

可惜后来,父亲他……

记得蓝墨十岁左右时,那时父亲与大哥,依然健在。

表妹胡雪莹,出生都没过去几日!

舅舅与人合伙,到东法王国拖运物资。

可那次,他去了一个多月。

后来,侥幸得以归家。

因他半路上,被守边军士拘押,导致财物损失殆尽,身体也都大受摧残,当时瘦弱不堪,险些就去垮掉。

生育不久的舅妈,心事重重,突染重病,转眼竟去离开人世。

舅舅心中悲苦,就连数月大的雪莹表妹,也都认不出他,只要舅舅一靠近,就会惹得表妹大哭大闹。

就那样,一连过去大半月,他都不敢去抱一下自己的女儿。

不过为了生计,或许这些,都是平常事。

舅舅这数年经营,赚取的报酬,也只是时多时少。

我父蓝云入山失踪,家中失去擎天梁柱,大哥那时尚且稚嫩,舅舅毫不犹豫,就去担负起两家重担,再到年前,大哥发生意外,舅舅虽然嘴上不说,但他心里也都暗自流泪。

蓝墨如何不清楚,舅舅一直以来的心愿?

自舅妈离世,他心中最想要的,无非就是将车行发展壮大。

可惜,舅舅一直受到我们大家拖累,以至手中没有余钱,如今更是有些举步维艰,勉强支撑运转车行。

蓝墨没有太多追求,只求家人平安,利用好自己手中魔法,为他们遮风挡雨,让他们轻松过活。

若能让家中脱离贫苦,茶余饭后亲友相伴,也就心满意足。

记得,舅舅在我小时,醉后对我们玩笑?

‘等舅舅有钱,咱们一起,都去搬到镇上。

那里不仅人多,过路的商旅也多,跑腿拉车的活计更多,一个人就算累到了死,也都忙不过来。

每天赚上一些,然后我就在那里买下一块地,种些鲜果花草。

等我年纪大了,就去给你们酿酒,看家。

那时你们两个,就要接了我的生意过去!

然后呢?

我给你们盘货,你们就去外面向前打拼,总要踩出一条自己的路。

到时候,你们兄弟两个,不要嫌弃我这老酒鬼。

大家伙一起,好好的,就那样过活下去。’

所以现在,蓝墨想要镇上一座果园。

我知道镇子西面,有座荒废庄园,临近于红叶山脉的那片土石地,属于镇上金家名下产业。

蓝墨要请焦老板出面,帮忙联系,以我舅舅胡佑的名义,定下那座果园的交易。

一者让舅舅将来,有处舒心颐养的家园,让我们全家可以在此相聚。

银叶距离红叶城不远,就连蓝墨二姐一家,也都可以经常走动。

二者,将来胡氏车行生意拓展,到时候难免需要在这镇上,有处周转歇脚的所在,那座果园有些空地,也能满足要求。

还望,焦老板能够出面相助,疏通说合。”

焦明口中嗯了一声,对蓝墨缓缓点头,下刻脑中思量盘算。

镇子西面,原来还有金家的果园嘛?

要不是他提起,我一时间,真是想不起来。

金家算不上银叶镇的大家族,他们的主家是在红叶城那里,镇上的只是家族支脉,而且金家这一支,近年人丁不旺。

那处果园,他们盘下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如今也都等同废弃,里面恐怕早就是杂草丛生。

要想把其中,整顿干净重起家居,只怕倒不如直接拓荒。

搞不懂这个蓝墨,怎么就去看上那里!

当然偏僻果园,多年没有产出,也就失去价值。

所以我要去开口?金家多半不会拒绝。

那里应该一片荒芜,早就对他们无用。

如今,镇上法吏金象驰,正是金家此处分支的话事人。

他与我家焦阳平级,而且也要去看镇卫队华百长的颜面了。

只说华百长的那位岳父,不就是咱们红叶领的掌权者之一!

那是副城级高官,红叶城法院院长洪志谨,执掌尊卑刑罚。

数遍了红叶世家,谁敢在洪老面前放肆?

就算那位骄横跋扈的红叶勋爵,见到洪老当面,也要学会正襟危坐,怎敢丝毫懈怠!

说句不客气的,洪院长手中握着他金象驰的前途命运。

就算金家根深,在红叶城有些人脉,不过那驿站的副驿长,又能有什么实权?那金鸿,只是个副镇级别,在洪老爷子面前,也要去夹紧花哨尾巴,老老实实赔笑。

这个金象驰,即便不参与如今的争端,不算咱们这一派的人物?

可我若是向他开口,就凭那一座荒废已久的庄园,金家未必就值得,来跟我谈什么交易。

别说金家,就是我焦明,也只当一块破烂石头把它扔出去,随手也就送人情。

我若没有记错,那座果园应该是主人失踪,两年不曾完税,当时无人继承,就被镇上充公。

后来,身为法吏的金象驰,以极低的代价将其买下,只当是增添了家族产业,多它不多,少它不少,也没有哪个金家人,真把那里当成一回事。

甚至这几年,那处园子,都没人去片刻打理,早成废地!

别说金家根基不在此处,而在红叶城那里?就算我们焦氏,都不会把一处废园,放在眼中了。

只是近来,焦阳上位不久,我焦家还没有来得及稳固根基,所以一时间不想在镇上惹起意外风波。

不过将来?总要去扩展一番!

可是这个蓝墨,他如今要借用舅舅胡佑名义,这里面就有些麻烦。

那胡佑只是平民身份,偏偏又不在此处,更是这个年少的蓝墨出面,金家难免感觉受了轻视,即便双方勉强约定交易,到了真正转户之时,就需要付出更多代价。

上位者向下位者出售产业,自然十分慎重,这牵扯到各自的名声脸面。

虽然,那里只是废园?

可园子本身,也都有数千平大小,就算是碎石荒地,没有上百枚银币,也很难让金家乐意出手转让。

我心里,倒是不明白?

要说那处的位置,即便当作运输中转,也都谈不上方便。

不说镇上,就在镇子周围,也有诸多更为适合的场所。

想要将一座废园,整顿清理出来,又是谈何容易?

不知要去,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比重建都难!

会不会是这蓝墨年轻冲动,一时头脑发热,有些想当然了?

我应该,劝劝他才是。

就当帮他参考,让他另寻别处,也都更为合算。

焦老板看着蓝墨,面上有些疑惑。

蓝墨见他反应,心中也都有所预料,于是再次开口。

“焦老板,这其中一切购园费用,由蓝墨承担。

只希望,金家那边能够宽限半年的时日,到时蓝墨必将商定的余额补全。

如果做不到这些,那蓝墨也不会反悔,庄园仍旧物归原主。

我这次到红叶城,见过二姐他们,就会返家帮助舅舅。

现在蓝墨手中,虽然空无一物?可要说起手下那些召唤单位,至少顶得上十七八个的青壮劳力。

平时驱使他们,帮舅舅勤跑山路,多送几趟军资,也都足以在半年内,填补交易所需。

焦老板,就算小子没有志气,出卖身边苦力,如今一般人又怎能比得上,我手下这群魔法单位?

蓝墨只求焦老板出面,促成这桩生意。

即便不成,小子对您也会感激在心!”

焦明听得无奈,他见蓝墨打定主意?只去斟酌片刻,也就开口答应。

“这次,我不能让蓝墨兄弟,白白送上一个人情。

此事,焦明应下!

只是能不能成?终究要看金家那边。

焦明能力有限,厚颜过去说上几句,虽然自己心中乐观其成,不过就怕其间另有变故。

不知道,那金家以后的打算了?

所以到时,蓝墨兄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