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门恶女有点甜》农门恶女有点甜 艺琳 君臣文 农门恶女有点甜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4-22 00:04:12

《农门恶女有点甜》农门恶女有点甜 艺琳 君臣文 农门恶女有点甜立场倒换 连载中

《农门恶女有点甜》

来源: 作者:艺琳 分类:穿越 主角:杨叶,杨柳道

经典小说《农门恶女有点甜》由艺琳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叶,杨柳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找到昨天那个位子,已经有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在那儿了。昨天那卖豆腐的婆子朝她们笑着打了声招呼,杨叶高兴地对她招手。 杨柳清了下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找到昨天那个位子,已经有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在那儿了。昨天那卖豆腐的婆子朝她们笑着打了声招呼,杨叶高兴地对她招手。

杨柳清了下嗓子,杨叶赶忙收了手,将凳子拿出来扶着杨柳坐下,又去阿松的背篓里拿装洗涤剂的铁壶。

占了她们位子的女人仰头吆喝:“枣子咧,甜枣咧,两个铜板三斤!”

杨叶着急,扭头就去看杨柳,“姑,咱们咋办?”

人家占了她们的位子,还卖得比她们便宜,这不是来挤她们生意的吗?

杨柳抬眼看过去,就瞅见那女人正好给人称完了一斤枣子,还抬头对她们露出一个得意的神情。

毕竟是山上就能打的枣子,她是料想到会有人来挤她生意的,可没想到这么快。

不过他们去打枣子啥的可要耽搁不少的时间,要是再降价,那就太划不来了。

“跟昨儿一样,你抓一把枣子给那奶奶送去,借她的秤使使。”杨柳道。

杨叶应了声,抓了满满一捧的枣子过去了,跟那老太太还说了两句。旁边的女人冷嗤一声,扭头就又去喊人了。

没一会儿杨叶拿着秤回来了,坐下就将老婆子说的事儿都跟杨柳说了。

原来那女人一大早就过来了,一上午已经卖了一箩筐出去了。

还真是速度啊。

杨柳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了一句,就让杨叶吆喝起来。

“你这枣子好吃不?”一个客人上前问道。

杨叶赶忙应和:“好吃的,您尝尝!”

那客人拿了个枣子在身上擦了两下,咬了一口,清脆又甜丝丝。

问了价,让秤一斤,手已经伸到怀里掏钱了,斜对面那女人对着那客人连着喊:“枣子咧,新鲜的甜枣,两个铜板三斤!比别家都便宜!”

那客人扭头就看过去,女人连连眨眼,喊道:“比对家可便宜不少咧!”

“你们能一个铜板两斤不?”那客人扭头看向杨叶。

眼瞅着这客人就要走了,杨叶赶忙扭头去看杨柳。杨柳摇头:“不成了,但能送你一些洗涤剂,能洗澡洗牙洗脸洗衣服。”

“我用草木灰也能洗干净。”那客人应了一句,转身就去了那女人摊位前,让那女人给她秤了两斤。

那女人高高举起自己的秤,对着杨柳这边晃悠了下,满脸得意。

接下来几个到她们这边来问枣子的人都被那女人给喊走了,杨叶瞅着她们这还没开张的生意越发着急了。

这不是一天都白费了?

“娘,我想上茅房。”阿松跟杨柳道。

杨柳起身扭头四处张望了一番,这街上人来人往的,可没地儿能解手的。

她扭头看向旁边的一个卖菜的大娘,扯了个笑脸,问她哪儿有茅房,大娘当下给她指了街道尽头拐角的地儿有个茅厕。

这问话让阿松听到,他站起来就朝着大娘指的方向跑过去。杨柳还没站起身呢,他就已经不见了,她又坐了下来。

“小姑,我们……我们要不便宜卖了吧?”杨叶小心翼翼问道。

杨柳瞅着那一篓子枣子,心里也陷入纠结。

这枣子要是降价他们就买不了两斤糙米,一家也吃不了饭了。哎哟,头疼……

“哎你们得降价,要不得等她卖完了才卖得出去!”卖菜的大娘卖了一斤青菜就凑过来提点两人。

杨叶偷偷瞅了杨柳一眼,赶忙闭嘴了。

杨柳摇头:“我们降价了,她肯定也接着降价,到时候这背篓枣子也卖不了几个钱。”

虽说这枣子没花钱,可耽搁了不少人工,太便宜了还不如拿回家给家里人当零嘴吃。

听着她这么说,卖菜的大娘也觉着有理,“做生意就是这样,你喊了价我就比你低,这越卖越低,都挣不着钱,还得亏本。”

说完,叹了口气,眼珠子盯着她们的那个铁壶,心里痒痒的,又凑过来些,低声问道:“你这洗涤剂咋卖的?”

“这个是买枣子送的,我们还没想卖呢。”杨叶应道。

那大娘满脸可惜,应道:“这洗涤剂可真好用,昨儿我洗头用了,头发可一点儿不油了。”

杨柳眼睛一亮,这么快就有人想买洗涤剂了啊,她还以为要再送五六天呢。

“小姑,要不咱们再送些给大娘?”杨叶低声问杨柳。

都有人想买了,她干啥还要送?杨柳心里立马否定了杨叶的提议,咧嘴露出一个奸商才有的笑容,对大娘道:“我这定价是二十个铜板一斤,您看您想要多少?”

“这也太贵了,我可买不起啊!”大娘脸色大变,赶忙摆手拒绝。

二十个铜板啊!都能买两斤精米了。

杨叶也没料到她小姑竟喊这高的价钱,脸色也白了,只觉得这咋也卖不出去了。

对面的女人刚又卖了半斤枣子出去,瞅了一眼她们冷清的摊位,得意地晃动着手里的铜板,看得杨叶抓紧了自己的手。

“大娘家里买了香胰子吧?”杨柳问道。

那大娘愣了下,反问道:“你咋知道?”

“大娘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一块香胰子大娘能用不起吗?”杨柳笑眯了眼,目光落在大娘的粗棉布衣服上。

能穿得起粗棉布衣服的人家可不会穷,这大娘一瞅就是长期做生意的,香胰子也用得起。

那大娘被这么夸赞,高兴地连连摆手,说啥自己也是个穷人之类的。

趁着机会,杨柳道:“香胰子要一两银子一块,能买五斤我这香胰子了,这得用多久啊?大娘,那香胰子可不能洗碗洗牙的,我这洗涤剂可都能成!”

“还能洗碗洗牙?”那大娘惊奇了。

杨柳张开嘴对着大娘哈了口气,那大娘还惊讶呢,就听杨柳道:“我就是用这洗的牙,洗得干净,嘴巴里一点味儿都没呢,比粗盐可好使多了!”

大娘瞪大了眼瞅着杨柳,竟然还能不嘴臭?

“这嘴巴味道好了,大娘您男人能不喜欢?”

最后那句话说的声音极小,街上又吵吵,倒是没几个人听到。

大娘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目光瞅瞅杨柳的羊角辫,连连摇头:“你一个丫头咋能说这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