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吾乃财神》财神爷爷理财 69文 吾乃财神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0-05-30 20:03:43

《吾乃财神》财神爷爷理财 69文 吾乃财神冰山攻 连载中

《吾乃财神》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神秘男人 分类: 主角:赵朗,郝经理

《吾乃财神》为神秘男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赌桌上有四个人。 某市首富的儿子,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位金发老太太,身上奢侈品不下一百万美金;某知名行业的龙头公司总经理,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赌桌上有四个人。

某市首富的儿子,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位金发老太太,身上奢侈品不下一百万美金;某知名行业的龙头公司总经理,四十出头,正值壮年。

当然,还有身着富贵战衣的赵朗。

不过不同于孤身一人的赵朗,其他三位身边都带着几个挂件。

尤其是那位金发老太太,左右守着四个身躯健硕的欧美小帅哥。

年轻人也是左拥右抱,一边一位身材高挑、模样出众的女人。

就连那位郝经理,也有一位艳丽女子作陪。

嗯……

凡人,庸俗!

女人是白骨,你们是不会懂得的。

赵朗狠狠鄙视了一下三人。

“小兄弟,有些眼生啊!”

郝经理把玩着手里的筹码,朝刚刚坐下的赵朗看来:“不会是蹭别人的船票上来的吧?”

“事先说明。”

那年轻人也冷冷开口:“我们这里输赢都在百万,玩不起就滚远远的。”

这两人举止轻佻,眼中带着鄙视,实则很精明,一开始就来了激将法。

如果赵朗受激,玩牌自然会变的冲动。

玩这种牌,一旦失去理智,除非运气逆天,要不然绝对有输没赢!

不过论气场,他会弱了区区几个凡人?

“昨天我也在这里坐了会。”

赵朗把一个个筹码摆在面前,面色淡然的开口:“那时候对面也有人想两位一样,态度十分嚣张。”

“但可惜……”

他耸了耸肩:“那个号称什么京城四少的,最后却输的急红了眼,大吵大闹,被人给请了出去。”

“希望等下两位别像昨天那位一样,输不起!”

“兄弟,你很嚣张啊!”

年轻人松开抱着美女的双手,朝荷官示意:“发牌,会会这位朋友。”

“是。”

荷官点头,开始发牌。

第一张底牌,只有年轻人随手掀开看了看。

第二张明牌,老太太是张黑桃A,郝经理方片十,年轻人红桃九,赵朗红桃八。

荷官伸手:“黑桃A说话。”

“*##……”

赵朗愕然,这是哪国话?

不过好在有翻译。

老太太身边一位年轻人操着口十分别扭的普通话,道:“我家夫人说,梭哈!”

五万下场,当场压服了年轻人。

赵朗摸了摸下巴,似乎觉着有些不舒服,也把牌合上,选择放弃。

郝经理的底牌似乎不错,沉默片刻后,推了五万的筹码出来。

两人亮牌。

“想偷鸡?”

看着对方的牌面,郝经理忍不住哈哈一笑:“老太太,你都这把年纪了,就别这么幼稚了好不好?”

老太太面色发青,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却肯定知道没什么好话。

当下狠狠拍了下桌子,口中叽里咕噜一顿,起身离开了赌桌。

“没教养!”

郝经理朝对方离去的背影比划了一个中指:“别以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老太太,直接去演恐怖片吧!”

“荷官,发牌。”

片刻后,剩下的三人面前有了一张底牌,两张明牌。

年轻人的牌面最大,一对十,赵朗一张黑桃K,一张红桃八,郝经理一张方块J,一张黑桃九。

“对十说话。”

“五千!”

年轻人甩出几张筹码。

“跟,加注,两万。”

赵朗往前一推。

“哟!”

郝经理眉头一挑:“玩大的了,看样子底牌不错。”

“算了,你们玩吧。”

“唬我?”

年轻人却不怂,冷哼一声,再次甩出筹码:“跟,加注,继续发牌。”

发牌继续,年轻人又来了一张十,还有一张红桃K。

而赵朗这里,则是一张黑桃三,一张方块K。

“五万。”

年轻人得意一笑:“我这边已经有了三张十,你那里不花不顺,只有两张K,但我在里已经有了一张红桃K,你拿什么跟我比!”

“年轻人,先别高兴的太早。”

赵朗摸出底牌,随手翻开:“梅花K,你说巧不巧,它就在我这里。”

“……”

年轻人面色一僵。

“哼!”

他甩手扔掉手里的牌:“运气不错,希望你接下来还有这种好运气。”

“放心,我的运气一向都很不错。”

赵朗嘿嘿一笑,随手抛出一张一千的筹码,仍在赌桌正中央。

“发牌!”

这一局,他的牌面很差,但还是选择和郝经理梭哈,最后压下想偷鸡的对方,入账五万。

“发牌!”

三局,两胜。

再次入账十万!

“两位,你们不行啊!”

赵朗气势如虹,丝毫没有谦虚谨慎的意思,逮着两人往死里损。

“一开始的气势哪里去了?”

“不是挺嚣张的吗?”

“这位富二代,是不是又想偷鸡?我跟,哈哈……,你还是乖乖的掏钱吧!”

“郝经理,看样子你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啊,怎么,想逆风翻盘?”

“休想!”

“………”

我艹!

这家伙嘴怎么这么损!

年轻人和郝经理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恼怒。

就连他们身边的女人,也一个个跟鸵鸟似的不敢吭声,唯恐被殃及池鱼。

“跟!”

“不跟!”

“跟就多输,不跟就少输,不管怎么样,你们俩最后都是要输。”

赵朗翘着二郎腿,把牌慢慢掀开:“没办法,我的运气就是这么好,不服不行!”

“呼……”

郝经理扯了扯领带,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燥热:“小兄弟,做人别那么嚣张,要不然在外面容易被人打的。”

“没错!”

年轻人甩出手里的牌,直接认输:“人不可能一辈子都走狗屎运。”

“两位,不服气啊!”

赵朗嘿嘿笑着示意再次发牌:“这才哪到哪,等下别输不起就好。”

“赵先生!”

就在这时,三个黑衣大汉来到赌桌前。

“有事?”

赵朗头也不回,随手掀了掀自己的底牌:“一万,有没有人跟?”

黑衣人客客气气的开口:“赵先生,有人想请您去楼上玩一把。”

“楼上?”

赵朗抬头看了上面一眼,随口问道:“谁啊?”

“卡尔-麦王子,和钱凯先生。”

“不去!”

赵朗脸一黑:“姓钱的那小子赌品不行,昨天撒泼打滚怀疑我作弊,我还没找他算账哪!”

“这……”

黑衣人面上一滞。

“嘀嘀……”

恰在此时,他挂在耳朵上的耳机响了起来。

随后,他从兜里取出一个手机,打开上面的连接放出一个画面。

然后递到赵朗面前。

“赵先生,这位是你朋友吧?”

“唔……”

画面里是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双手抱肩缩在屋角,周围围着五六个彪形大汉。

“不是我朋友。”

黑衣人两眼圆瞪,一脸的不可置信:“可是……她是跟着你上的游轮啊!”

“跟着我上游轮就是我朋友?”

赵朗翻了翻白眼,然后朝对面的年轻人一指:“你问问他,他身边的这几个女人,是不是他朋友。”

“是,当然是了!”

年轻人嘻嘻一笑,双手左拥右抱:“她们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很亲密的女性朋友。”

“赵先生。”

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位江舒月女士已经在赌场输了三十万,是在我们这里借的钱,但她显然还不起。”

“哦!”

赵朗单手托着下巴,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发生这种事,我丝毫不觉着奇怪。”

“……”

黑衣人眼眉挑了挑:“可是赵先生,我们赌场是没有欠钱不还的规矩的。”

“那又怎样?”

赵朗摊了摊手:“又不是我欠你们钱,你们找她去要不就得了?”

“她还不起!”

“她还不起关我什么事?”

黑衣人面色渐沉,忍不住冷声开口:“赵先生,您真的不打算管?”

“嗯哼……”

赵朗耸了耸肩。

“那好吧!”

黑衣人无奈,然后对着手机说到:“对方不愿意付钱,给她点教训。”

说完,把手机放在赵朗身侧不远,让他能看到视频里的画面。

“啪!啪!”

视频里,一个彪形大汉正手持长鞭,朝着江舒月身上狠狠抽去。

声音之响亮,就如在放炮仗。

当然,凄厉的惨叫自然少不了。

只可惜,赵朗扫过去的眼神并无变化,甚至还带着点幸灾乐祸。

“两位,跟不跟?”

“我说,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

对面的年轻人受不了了:“跟着你来的人正在受罪,你就这种态度?”

“我什么态度?”

赵朗双手一摊,甚至还摸出一块大白兔出来:“她没钱还赌,当然要受点教训。”

“赵先生。”

黑衣人也是有些急了,眼神闪了闪,突然咬牙道:“这里可是公海,如果她在下船前没能还上钱的话,是要丢进海里喂鲨鱼的。”

“没那么残忍吧?”

对面的年轻人面色一变。

黑衣人哼了哼,然后把手机音量开大:“赵先生,不如听一听这位小姐的遗言?”

“滋滋……”

手机里因信号不好,有杂音响起。

可以听得出,江舒月的声音极其虚弱。

“我……我奶奶……”

“好了,好了!”

赵朗放下手里的奶糖,举手表示投降:“去楼上是不是,玩什么?”

“这当然要看您想玩什么?”

黑衣人咧嘴一笑,心中也不禁一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