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道启万界》道启万界笔趣谷biqugu 小说在线试读 道启万界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6-24 04:03:12

《道启万界》道启万界笔趣谷biqugu 小说在线试读 道启万界小白文 连载中

《道启万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用电脑 分类:科幻 主角:张东堂,李文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用电脑原创的科幻小说《道启万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张东堂,李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步军统领衙门最高长官便是一品武将,九门提督!该衙门设立于康熙十三年,主要负责城门守卫、巡夜、救火、缉捕、断狱等。1902年,肃亲王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步军统领衙门最高长官便是一品武将,九门提督!该衙门设立于康熙十三年,主要负责城门守卫、巡夜、救火、缉捕、断狱等。1902年,肃亲王善耆任步军统领,支持军警分离,现如今正积极上书老佛爷,创设巡警部!

其职权比之顺天府,大了不止一筹!至少顺天府不能对在京外国人查验及管理!

常尚义这个巡警总长的顶头上司顺天府尹李希杰,更是没法与肃亲王善耆相比。所以常尚义对于手下户籍册被步军统领衙门的人抢走,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足见步军统领衙门之威势!

步军统领衙门既是警察,又是军人!可见眼前这个张东堂必然做下不小的案子!

张东堂半蹲在地上,浑身肌肉绷紧,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顾凡,好像要看透顾凡内心所思所想。可人心比海深,怎么是人随便能够探到根底的?

顾凡跪在蒲团之上同样看着张东堂,抖抖银票,将之慢慢塞进怀里,“我曾听刘师兄说,三年前耿师父想收你为弟子,你练武一年,若再坚持几天,耿师父便会开口。你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

张东堂脸上一松,缓缓站起身子,俯视着跪在地上的顾凡,“这一百两银子给的不亏!”

亏字字音入耳,顾凡就看到张东堂一脚朝自己胸口踢来!

生死大事,张东堂怎么会真的相信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顾凡左手扬起,手中纸钱若天女散花一般,双手叠在一起挡在胸前!

砰的一声脆响,顾凡双手拍在张东堂脚腕之上,跪在地上的身子直接站立在张东堂对面。

张东堂脚腕发麻,浑身劲力顿时消散大半,身子倾斜,勉力维持平衡,脚掌虚踩地面。

“生死大事不能轻信他人,这一脚看在耿师父的面上,你走吧!”

张东堂脸色凝重,眼中犹豫一闪而过,猛然抱拳躬身,“多谢!”

缓缓后退,双拳仍旧抱在胸前,看似是诚恳道歉,顾凡却知道,那是不信任自己!

来到房门口,张东堂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转身看向敞开的院门。花圈和帷幔,上面留着耿继善弟子的名号!

外面隐约能够听到多人脚步踩在地上的刷刷声!

顾凡重新跪倒,平复隐隐作痛的胸口。不再言语,更没有关注张东堂去向。

张东堂踢出那一脚时,顾凡正在犹豫要不要将对方带到家中密室!

现在顾凡看着张东堂退走,连一句提醒都不愿再说!

“搜!”脚步声临近,一个粗犷嗓音传出,让整个巷子瞬间喧嚣起来!

很快,一个身穿铠甲的高大中年男子,腰带长刀,出现在顾凡院落之外。

看着那一头短发,李文心中多出一丝厌恶。

看惯长辫子,猛然看到一个平头,作为正黄旗出身的正六品千总,李文怎么会不反感?变法革命,逆贼们移风易俗可以,但要绝了八旗子弟的生路,李千总怎么会有好感?

可看看花圈上挽联的落款,他只能将这份厌恶隐去!

耿继善,不是那么好惹的!人脉广阔,身手高强,这样的人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报告李千总,巷内共有十二户人家,除却这家和隔壁那家,所有人员皆被集中到巷内张家祠堂之中,无一遗漏。”

“隔壁那家怎么回事儿?”

“据百姓所述,那家主人张福成夫妇,两年前皆重病去世,这座宅院被他继子张小西继承,张小西外出做生意,已经两年没有归家,平时宅院也没有人。”

“平时没人,不正是张东堂最佳的隐匿之所吗?!进去搜!另外,把那个地痞带过来!”

一个身穿短衫,眉眼带着谄笑的瘦弱青年被两位士兵夹着胳膊带过来,“千总大人,您找小的有什么吩咐?”

“你确定看到一个与张东堂十分相像的男子,进入这个巷子?若是敢说半句谎话,我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千真万确!千总大人,小的不敢说谎!就算不是张东堂,至少跟张东堂有八分相像!”

李文微微点头,看向身边来报信的士兵,“张家祠堂里,有与张东堂相貌相似之人吗?”

士兵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这条巷子原本皆是张家人所有,其中并无与张东堂相似之人!这顾家是两个月前搬到这里,与周围张家人并不熟悉。”

“确定他们没有藏匿张东堂?张东堂可是姓张的,说不得都是一家呢!”

“大人,除了正在搜查的张福成家,还有这顾家,兄弟们就差掘地三尺了!”

李文看了看地痞,转身摆手示意身边士兵跟上,迈步来到顾家院落之中。

顾凡面带惊愕之色的转头,然后匆忙起身,来到房门旁,微微躬身。像极一个被突然吓到的小青年。

李文摆手,“你是耿继善先生的弟子?可曾看到有人进入你家?”

“禀报大人,我一直在守灵,并没有看到有人进入我家。”

“没有看到?那便是不能确定了?耿继善师父一生遵纪守法,想来他的弟子也不会差太多吧?”李文盯着顾凡眼睛,他看到了慌乱和犹豫,心中冷笑,接着道,“看没看到?”

“大人,我真没看到!但我不知是否有贼人藏匿我家,还请大人手下兄弟搜查一番,我也好安心守灵!”

“好!进去搜!小心不要碰坏人家东西!”

一众士兵汹涌而入,翻箱倒柜,敲墙砸地。好在动作有所克制,没有将顾家给拆了!

院外再次跑进来一个士兵禀报道,“大人,隔壁很久没有人住了,除了正堂摆放着张福成夫妇灵位,没有其他东西。”

“没有?”李文轻轻捻动手指,“一个大活人还能飞了不成?”

“报,大人,都搜了,这家也没有找到!”

李文将视线转移到地痞身上,“拉出去重大二十军棍,再问一遍!”

地痞哭嚎着被拖走,李文微微拱手,“说起来我也在耿继善先生创建的四民武术社学过一段时间,咱们还算师兄弟呢,今天多有打扰顾兄弟。奉上五两折仪,咱们走!”

亲卫士兵看着李文走出大门,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传到院外,“李文千总送折仪五两!”

顾凡低头,不敢看亲卫灼灼目光。此时他正在诧异,那张东堂到底躲在何处?

“嗯?!你还不谢过千总大人!”亲卫喝声斥责,“千总大人给你脸面,莫要自误!”

折仪,又叫仪礼或者纸扎,就是白事儿的份子钱。顾凡看看一脸倨傲的亲卫,他双手空空,那五两银子你倒是拿出来啊?兵将皆如此,大清国哪有不亡的道理?!

“谢过千总大人,小民铭感五内!”

亲卫冷哼一身,转身大步离去。

李文走进张家祠堂,一众张家老小在士兵刀枪林立包围之中瑟瑟发抖。

视线从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确定没有与张东堂相似之人,他冷喝道,“那地痞招了?”

另一名亲卫站在身后苦笑道,“大人,那地痞已经被杖毙,他咬定看到一个至少与张东堂八分像的男子进入巷子!”

“再去搜一遍!掘地三尺的搜!难不成他真的会飞?”

这次搜查,噼里啪啦的声音从各家传出老远,莫说搜查,就连抄家都没有他们凶残!

良久,那亲卫再次回禀,上上下下都仔细搜寻了,连巷子里的两口古井都有士兵跳下去搜查,还是没有找到!

“看来运气不在我这边。”李文微微叹息,有气无力的摆手道,“让兄弟们撤吧!”

张家几十口人终于松口气,可想到被翻成一团乱的家,他们敢怒不敢言!

匪过如梳兵过如篦,自古如此,能活命已经是万幸,怎么还敢奢求钱财那些身外之物?

李文腰垮松散,指挥着手下继续敲锣,懒散的往巷子外面走。

走到巷子口,他不甘心的回头看看,转身走两步,再次回头,总觉得有什么疏漏!

“大人,折仪我已经给了那顾家少年。”亲卫见李文盯着顾家门上的白花,顿时凑到跟前小声解释,“那小子说‘谢千总大人折仪,小民铭感五内’。”

“你闭嘴!”李文推开亲卫脑袋,摇摇头,再次转身,可转到一般,他突然盯住那名亲卫,急声问道,“刚才那两具棺材好像没搜查吧?!”

“棺材?”亲卫一愣,紧接着脸色一变,快步向顾家跑去,“你们几个跟我来!”

另一名亲卫盯着那名亲卫背影,低声问李文,“千总大人,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搜出来,咱们的功劳一分少不了,搜不出来,得罪耿继善弟子,让他去就行了,还有转圜余地!”

“大人很忌惮耿继善?”

“忌惮个屁!?”李文嘲讽的瞥着亲卫,“老子是官,他是民,他忌惮咱们还差不多!不想招惹而已!我可不想大蛇不死反被其害!”

“四民武术社初创之时,大内高手,京城名家几乎将火神庙当成切磋武艺的固定地点,其中前来学武的人更是数都数不清!粉面金刚耿大枪,你真以为他就会耍枪?江湖,不只是打打杀杀的江湖,还有人情世故的江湖!”

“大人您与耿大枪有旧,何不请他做咱们的教头?”

“有个屁的交情!人家是武林名宿,当初广开门庭开社授武,跟他学武之人差点儿将火神庙挤爆,我认得他,不见得他认识我!再说,教头的事情上头自有定论……肃亲王大人非要改革成军警分离,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想的!”

亲卫不敢插嘴。腹诽肃亲王可以,说出口,随时都有可能招来祸事!李文有正黄旗的底子,弟弟李武更是南城门城门守正五品的千户!他一个亲卫可什么都没有!

“哎呀,大人看那人是不是耿继善?”亲卫惊呼一声,指着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