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男神总以为我暗恋他》主角都以为我暗恋他 小说 反攻 男神总以为我暗恋他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7-12 16:02:54

《男神总以为我暗恋他》主角都以为我暗恋他 小说 反攻 男神总以为我暗恋他腹黑攻 已完结

《男神总以为我暗恋他》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向风偏笑 分类:浪漫青春 主角:陈一澄,方漾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向风偏笑原创小说《男神总以为我暗恋他》,主角是陈一澄,方漾,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前世,方漾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马燕如躺在地上,头发都乱糟糟的,一个劲,一个劲,喘气的样子。 救护车没有及时到,她站在人群外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世,方漾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马燕如躺在地上,头发都乱糟糟的,一个劲,一个劲,喘气的样子。

救护车没有及时到,她站在人群外围,头皮发麻,整个人被吓懵了。

女孩垂死挣扎的样子还在脑海里清楚地浮现,方漾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虽然马燕如确实成功得救,但是差一点,悲剧再次重演。

她前世对这件事的记忆不多,对她影响最深重的只有马燕如死死扣住地面的破掉的指甲,和她的狰狞样子。

每想一次,都令人心悸。

要不是……他……

方漾翻了个身,手枕住头,烦躁地动了动嘴唇。

谁不好,偏偏是陈褚戈。

李绍,刘迪,王培新都好,偏偏是他。

偏偏最后起关键作用的是陈褚戈,这下好了,她本来就欠他人情,现在又来了件午饭的事,她是彻底亏欠上陈褚戈了。

方漾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眠。

这样反反复复两个多小时,她怅然一口气,平摊身体,睁开眼睛黑漆漆的天花板。

很久以后,整个小小的空间里,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

方漾,好啦。

你是要好好跟人家道个歉没错,不想直接说对不起显得没诚意,没关系,那就送礼物嘛。

送礼物不知道送什么好,那就慢慢想嘛,想不出来也不必急于一时,更没必要睡不着啊。

明天还要早起,你也不想明天一天都趴桌子上打瞌睡不是?

好好睡觉,脑子才好使,脑子好使了,才能想到好办法啊!

你现在可是个高二学生啊,学习第一,男人都是放屁。

乖,快睡觉。

她闭眼,试着让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

靠!

谁!他!妈!大!半夜!打鼾啊!!!

方漾风雨不动安如山,闭紧的眼皮下有很明显的眼珠转动。

打鼾就!算!了!!

还?磨?牙?

你大爷的。

方漾睁眼。

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

陈一澄推了推桌子上死趴着的人:“喂,方漾。”

女孩把头塞在臂弯里,棉质衣料下露出一截细白的手臂,闷闷地嗓音又懒又长:“干嘛啊。”

“你怎么了,一来就睡觉。”陈一澄瘪瘪嘴:“怎么,昨晚失眠了?”

方漾沉闷地回:“对,啊。”

她趴了一会,慢慢地拔出头,能看见凌乱的发丝还粘在脸颊,眼皮耷拉地看着陈一澄:“我一晚上都没睡着,可是特别奇怪,我现在越想逼自己,意识越清楚。”

方漾便说边拍自己的脸。

陈一澄给她理理发丝,同情地搭上她的肩:“可怜的孩子。是这样的,我通宵打游戏的第二天也是你这个状态,就跟,回光返照一个道理?正常啦。”

方漾:“……”

“还说,昨晚就你打鼾最响声。”方漾撇嘴,不想理她。

陈一澄跳起来:“放屁,我从来不打鼾的好不好。”

“哦,那你也不磨牙?”方漾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陈一澄眼神闪烁,支支吾吾。

方漾嗤了声。

她长出一口气:“唉。”

“我昨晚听了一夜的交响曲,我才知道,磨牙配打鼾,简直……完美,绝配,深夜不眠的法宝。”

陈一澄:“……”

陈一澄怀疑她疯了:“你受刺激这么大的吗……”

“请自行体会。”方漾凑近她,好让她看清自己眼皮底下的乌青,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关键是一晚上我都没想出来怎么跟陈褚戈道歉和道谢。”

陈一澄没良心地幸灾乐祸:“活该。”

“谁叫你不愿意向我跟你说那样解释,不是说要找个更有诚意的方式?方妹妹?”陈一澄打趣她。

方漾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她坐直,面色微微发白,视线一瞥,刚好瞅见某个从讲台路过这边的人。

陈褚戈眼眉上挑,嘴角扬着笑,不知道跟坐在第一排的曹月娇说了句什么,然后插着兜,仰着头慢悠悠地回了座位。

方漾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呼吸都变得闷闷的。

靠。

看来也没怎么受影响嘛。

她还以为他的自尊心多高。

也是,这么一件小事,正常人睡一觉不就忘了?

“所以你到底要怎么做——诶,你可以从陈褚戈喜好下手啊,去问问你那个弟弟方航,他肯定知道,下课就去?我陪你?”

“有空再去吧,看样子也不急了。”方漾小声回绝掉,甩甩头,开始翻自己的抽屉:“诶,陈一澄,把你昨天的作业借我下。”

陈一澄警惕:“干嘛?”

“能干嘛?我借鉴借鉴啊。”方漾抽出练习册摆在桌子上,摊开收等着收。

“我靠,又抄我作业?我说你这你这全班第九还想不想要了啊。”

方漾呲牙咧嘴,笑成眯眯眼:“我就几道题,昨天忙着去操场跑步,没写完。”

“你这样迟早被别人超过。”

“嘻嘻。”

“……”

“又这样,我拜托你有胜负欲和警惕心好不好,懒人,苏琪我就不说了,你肯定超不过的,但你还没看见曹月娇那学习劲呢,我赌她下次就会超过你。”

“曹月娇?”方漾停下笔想了想:“她好像确实很努力,我还记得她做的笔迹贼多。”

陈一澄白了她一眼:“知道就好,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方漾一顿。

“陈一澄,我有没有说过。”

“啥?”

方漾憋着笑,眉毛弯弯地盯着她:“你有时候很像我妈。”

陈一澄:“……”

“算了,还是让别人超过你吧,让你长记性。”

“哼,才不会。”方漾继续抄着手底下的作业。

抄完之后,女孩白润的中指挨个把题指了一遍,嘴里默读着什么,像是在检查。

指到最后一道的时候,她读完题目,沉吟着思考了几秒,刷刷两笔涂掉原本的C,在后面改成D。

-

曹月娇恍然大悟,抬头看着陈褚戈,豁朗地笑了起来:“谢谢你啊,陈褚戈。”

陈褚戈微微起身,因为讲题而弯弓的薄背直起来。头发遮住眼睛,唇色没有以往的殷红,他骨节弯曲,在额前挑了挑碎发。

听见曹月娇的道谢,他正吹了下头发,视线不知道穿过发丝往哪儿瞅。

“哦,没多大事。”陈褚戈的注意力被拉回来,刻意地勾了勾唇,“我记得练习册上有道题,跟这挺像的。”

曹月娇一愣,记得方漾跟她说的是书上,不是练习册。回去之后她仔仔细细地翻了三遍书都没有。

她咬住下唇肉,犹豫了一下,接着装作不知道般笑了起来:“是吗?”

“嗯。”陈褚戈想了想,淡淡地说:“我没记错的话,就数据不一样吧。”

她问方漾题的时候,方漾讲得特别啰嗦,明显是在拿她当基础差的对待。但陈褚戈明显就好很多,点到为止。

曹月娇满意地向陈褚戈道了谢,并暗暗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要去找方漾问东西。

不就是怕她超过她,故意讲错,更过分的是,浪费她那么多时间。

曹月娇转过头,偷偷看了一眼方漾,她正跟陈一澄说说笑笑,眼睛弯弯,眯起来,很是开心的样子。

有什么了不起,骄傲个屁,看你这次还能考这么好不。

她能得班级第九,她曹月娇也能。

陈褚戈从头到尾都没注意到曹月娇百转千回的心里过程,因为他心里也同样百转千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褚戈开始难以集中注意力。

奇怪的是,陈褚戈发现,他这些天开始,频繁地、忍不住的、不由自主地老朝一个人身上看过去。

似乎从周二开始,马燕如事件以后。

就像是一个来势汹汹的病毒,刚开始还没有引起他的注意。那件事发生后的中午,他出于关心和一些莫名其妙、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冲动感,把打的午饭塞给了方漾。

回了寝室之后,虽然泡面吃得他不太舒服,但李绍那货一直在旁边念叨“陈一澄方漾她俩今天中午肯定吃爽了”这之类的话。

好像肚子也就没那么痛了。

他从来没对女生这么做过,所以在跟李绍回寝室的路上,老是忍不住想这样做到底好不好,会不会让方漾误以为他对她有意思。

要是误会了,陈褚戈连拒绝和解释的说辞都想好了。

但方漾,靠,直接赏了他一耳光。感情他想了一堆破铜烂铁的垃圾,人家一点儿没在意。

真是好得很,他褚小爷,从小到大多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经历——自作多情。

陈褚戈想着,李绍还说陈一澄和方漾会过来跟他道歉,道你***歉啊,人不知道在那笑得多开心。

陈褚戈不知道在想什么,脸太臭,庞一明不敢直接叫他,所以拍了李绍的头。

“靠,”李绍回头:“干嘛?”

庞一明努努嘴:“褚爷这两天什么情况,老心不在焉的,魂被小妖精勾走了?”

李绍本来挺不爽,听到这话莫名觉得还挺好笑。

“你不想着某人吗?”李绍挑挑眉,吹了个不正经的口哨:“还能注意到褚爷?”

陈褚戈放了笔,背懒懒地靠在椅子上。

“嘿,”庞一明白他一眼:“马燕如我同桌,关心一下还不行了?”

李绍:“啧。”

“你就别管了,乱得很,今天懒得跟你再解释这事。”

“切,”庞一明不以为然,白痴地瞥了他一眼:“你不说,我还看不出来了?我是不是说过,我眼睛开过光,褚爷,我可都看出来那小妖精是谁了。”

陈褚戈呵了一声。

“你这么牛逼,眼睛挖了好不好?”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