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暗战无痕》暗战小说 NP文 暗战无痕耽美

更新时间:2019-08-15 06:38:27

《暗战无痕》暗战小说 NP文 暗战无痕耽美 连载中

《暗战无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寥清欢. 分类:军事 主角:白世唯,唐清江

新书《暗战无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寥清欢.,主角白世唯,唐清江,是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暮色时分,下了点小雨,空气愈加清新。 柏油路面上落下几朵白色喇叭状的梧桐花,行人踏在上面,有些湿滑。 白世唯提着小樟木箱,又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暮色时分,下了点小雨,空气愈加清新。

柏油路面上落下几朵白色喇叭状的梧桐花,行人踏在上面,有些湿滑。

白世唯提着小樟木箱,又买了些洗漱用具,返回自己位于复兴路93号的一套小公寓。

这套公寓是由1932年马海洋行设计,苏商余洪记营造厂承建,钢筋混凝土结构,楼高6层,建筑外形为法兰西文艺复兴风格,外墙采用清水暗红砖,典雅古朴。楼前有花园、栅栏,底层为门厅、车库、锅炉房和大楼管理处等附属用房,一层两户,共12套居室。

白世唯走进公寓,脚步轻快地上楼,在顶楼一间朝西的房间停下步子开门。

对门住的是一位公司职员,这里的住户大多是在电车和自来水公司供职的外籍职员。出于自己身为特工人员的隐秘性,白世唯与周围住户从不来往,领居们也很少照面,除了向房东一年交一次房租,住公寓里的人很少确切知道他作息、职业、交友、生活习惯等信息。

白世唯进入自己公寓,锐利的目光朝四周一扫,房间内的陈设保持着他出国前的原样,有壁橱和五斗橱等简单家具,地面是柚木拼花地板,客厅连向一个弧形阳台,采光良好,浴室有淋浴取暖设施。

白世唯放下樟木箱,拿了脸盆和毛巾擦拭了床头和桌椅的灰尘,清扫了地面,换下打湿的中山装,从藤条箱取了一套崭新的绿色中尉军装,准备沐浴后换下。

收拾停当,白世唯抬腕看了看永兴百货买的英格瑞士手表,又走到窗前,往南京钟楼的方向对了对,显示晚上七点二十分。

他整理好行装,拿了一个墨色文件袋,正好装下那件彩龙穿凤牡丹纹双耳瓶,匆匆离开公寓。

公寓的对角街面有几家卖馄饨、油糕的铺子,他走到一家汤记馄饨,要了一碗清汤包面,外加一小蒸笼包子,快速果腹,付下两元法币,雇了一辆黄包车,便朝四川路唐清江的官邸而去。

在1935年南昌行营调查课并入力行社特务处之时,白世唯曾匆匆归国返回本部办理人事入编一次,那时还是少尉军衔,受恩师引荐,与时任特务处副处长的唐清江见过一次,彼此留下不错印象,加上又是自己一个派系之人,更是格外亲切。

这次白世唯特意带上这件彩龙凤穿牡丹纹双耳瓶给唐清江,也算投其所好。

唐清江虽为力行社特务处“二号”人物,稳居第一副处的位置,权力仅在首脑戴春农同志之下,但这位唐处座向来修身养性、清心寡欲,不好弄权,处处避让首脑,暗藏刀锋,索性把情报一科、行动科、电讯科、装备科等实权科室都让给首脑安插,自己仅掌控情报二科、宣传科和总务科等弱势科室。因为他的不好权,为人又低调,两位处座在特务处尚能和睦相处,即便戴春农同志有意排挤,唐清江也能隐忍、暗自韬光。

白世唯虽说和唐清江只有一面之缘,但以他的观人之术,这个“二号”可非等闲之辈,身为黄埔一期老大哥,自有他得天独厚的人脉,这是黄埔三期以后的黄埔生无法比拟的政治优势。

军政圈中政客都熟知常校长用人有三好:黄埔生、江山同乡、身边人。这特务处的领导班底都是黄埔老大哥,尤其戴春农同志还占了三样,故而能够反超唐清江,让常校长力排众议,将黄埔六期毕业的他坐稳处座位置。

白世唯一路思量着特务处两位处座间彼此制衡、此消彼长的关系,黄包车夫已经把车拉到宁海路公馆区的一处西式官邸。

巴洛克风格的二层小楼,外墙采用防火材料,底层挑出弧形的较大门廊,上为露台,廊柱下亮着几盏圆形的壁灯,在夜色中散发出鹅黄的光。

像唐清江这种级别的少将副处长,拥有这么一两处装饰豪华的公馆,不在话下,据说戴春农同志在上海、南京、武汉、长沙、贵阳等城市都拥有造价不菲的公馆。这俩位处座都是喜欢豪华住宅的权势派,随着力行社特务处在常校长身边日益倚重,特务处的威势也越来越大,手中可以运作的权力和资源越来越多,转化为私人财富,也是相当可观。

民国军政圈贪腐之气由来已久,虽然国民政府颁布严苛的法令治贪反腐,但也猖獗不息,积重难返。

白世唯无奈地勾唇,整了整肩章,快步踏上唐清江的官邸。

走到两扇黑漆雕花铁门前,白世唯按了按门铃,稍倾,有一个穿蓝布长衫的佣人过来开门。

新来的佣人眼生,并不知道白世唯和唐清江的关系,白世唯连忙通报自己的军衔。

佣人立即换作笑脸把白世唯让进,恭敬地说:“白中尉,处长正在书房研习书法,您来得正好。”

白世唯哑声笑了笑:“处座真是雅兴,我正好也略知皮毛,可以和处座切磋切磋。”

佣人附和,连忙把白世唯请进大厅。

大厅里处座夫人正在待客,和几位太太围坐一圈喝茶,见管家领着白世唯进来,她面露亲切之色,起身热情地招呼道:“哟,是世唯来了!快请坐!清江正好在书房,老贺,去跟清江说一声。”

处座夫人话落,在座的军官太太们纷纷把审视的目光投向军姿笔挺、气宇非凡的白世唯,有几位中年太太目光流露出赞许,看到白世唯扣着中尉军章,纷纷叹道:“这位年轻军官是清江的部下啊!哦呦!真是气质不俗,强将手下无弱兵!”

被几位资深军官太太目光嘱视,白世唯面上显出一丝陀红。

“华碧啊,清江手下有这么出类拔萃的部下,你可要给我们这几位家中还有闺秀的姐妹,多介绍介绍!”一位微微发福的太太笑声朗朗。

廖华碧雍容地笑笑,白世唯窘迫地无言以对。恰好,这时,去唐清江书房通过的佣人过来回话,解了他的围。

“白中尉,处长请你去书房叙话。”

白世唯一听,心里一松,连忙向处长夫人廖华碧和其他几位太太欠身,俊雅有礼地致歉道:“夫人,处座让我去书房叙话,告辞了。”

廖华碧和蔼地应允,白世唯虽说只来过一次唐家官邸,这位处座夫人对他却是印象深刻。除了他举止有度、仪表堂堂,更为关键的是他深谙夫人心理,手面儿很宽地给她送了一份合她心意的大礼。

这次,再次登门求见官位显赫的丈夫,她自然知道这位年轻军官手段不俗,日后必有大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