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杯阙》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 女王 千杯阙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06 12:06:38

《千杯阙》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 女王 千杯阙精彩试读 连载中

《千杯阙》

来源: 作者:江澄弋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宫九,祁慕白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江澄弋原创小说《千杯阙》,主角是宫九,祁慕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宫九栾明白祁慕白想的是什么,但她不做理会,只问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宫九栾明白祁慕白想的是什么,但她不做理会,只问到:“殿下为何不想想怎么靠近官府,表明身份是万万不行的,您现在境地尴尬,只要泄出一点风头就有致命的危险。”

她说的不好听,却直白的一针见血,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单枪匹马的跑去官府怕是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他们还不知道潭云郡和上边儿那群人的关系如何。

“本王想着先暗查……”

“查完了呢?”

“这……”

“您连怎么靠近官府都没有头绪,那还谈何暗查,等着人家把自己的头捧到您跟前让您砍吗?”

有时候轻描淡写的讽刺比苦口婆心的劝诫更容易让人无地自容,尤其是这么惊才绝艳如谪仙一样的人抱着双手挑起一边眉毛表达着对她无知的轻蔑的时候。

祁慕白有些羞恼,“依先生之见有什么法子。”

宫九栾:“医。”

祁慕白:“医?去帮那些蛀虫看病?”

宫九栾低笑一声,说:“殿下误解了,这郡官儿们把有点本事的大夫都征走了,留下的不是庸才就是只顾钱财的黑心大夫,他们图的就是个钱,让李志把我们的名声传出去,到时候他们征用的人还没派上用场,那些黑心的肯定也会告上去,两方一拍即合就会想法子把我们弄过去,到时候查也不迟。”说完这段话,她看了一眼祁慕白愈发紧缩的眉头又加了句:“总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祸起萧墙。”

好一个祸起萧墙,宫九栾心思着实缜密,仅仅是随手治好了李志的儿子就顺着这件事直接想到了整个脉络,只是……

“只是整治的时候难免也会暴露了身份,那……”祁慕白不无顾虑。

宫九栾笑了,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笑,那笑耀眼又张狂,那是真正属于江湖人的笑,或是真正属于宫九栾的笑,雌雄莫辩的面孔挂着满满的骄傲,明艳动人气势凛然。

“宫某在这儿呢,殿下怕什么。”

江湖上,乾虚阁就是一片天!

宫九栾的笑和她说的话让祁慕白的心泛起强烈的悸动,他突然羡慕起宫九栾能有这样的底气。

——

李志把妙手仁心的九先生传了出去,现在李志把宫九栾当神仙一般供着,当知道让他帮忙的时候,高兴的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几天的功夫,九先生神医的名号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济世堂知道了后就立即派了人手去查,可不管怎么查都找不到这个九先生的任何来历,坐诊大夫陈立青坐立不安,最近连觉都睡不踏实,本来官府把有些本事的大夫都带走了他还没多挣几天钱就来了个莫名其妙的九先生搅局,这岂不是要断了他的财路吗!

陈立青左思右想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波动跑去找济世堂的老板刘贺,却不料想刚跑到济世堂的街口处就看见了一溜长长的队伍,循着方向望过去正是宫九栾一伙人在街口摆摊行医,再看看自家平日里没断过人的济世堂却是门可罗雀。

怒上心头,陈立青跑过去斥责:“你们是谁,谁准许你们在这儿摆摊的?”

祁慕白本来心里就装着火气,乍一看到有个作死的过来挑衅自然将那股子火气撒在了陈立青的身上。

“我们凭什么不能在这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不成你还能大过皇帝自己划块地。”一顶高帽盖过去,陈立青有心反驳但不敢开这个口,这要他怎么反驳,他只是个市井小民怎么和天子相提并论,虽说天高皇帝远可万一呢?保不齐哪个记仇的把自己说的话报给官府,官府可不怕,他们甚至还盼着有人大逆不道呢,这样他们就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人逮进牢里,然后再让人用银子以物换人,就算有人说了没人举-报也没关系,相关人等统统缉拿归案,理由——知情不报与犯事者同罪!

他最多也就是多收点钱,哪敢担这种罪啊,更何况底层百姓对皇权的敬畏心要远远高于那些当官的,因为什么,因为先贤百家论的就是这个道!

“哼!你们给我等着!”这句话是陈立青现在所能做的反抗,他想,自己要马上回济世堂找掌柜,就算自己咽的下这口气那贪财掌柜也咽不下啊。

刘贺在大堂里来回走着,一边捶手一边低声念叨着什么,陈立青想凑过去听听却把刘贺吓了一个激灵。

刘贺:“你做什么!”

陈立青苦兮兮地耷拉着脸,说道:“街口有人在那坐诊,这不是耽误咱生意吗。”

刘贺叹了口气,也是无奈的样子:“那人就是劳什子九先生,在你没来之前我就派人去赶了没成想被打了回来,她身边的几个都有功夫咱们那些人连身都近不了。”

可是,要是这样……

“那他们岂不是要断了我们的财路吗!掌柜的您可得想想法子啊。”陈立青说道。

——

再看宫九栾这边,她始终耐心地替人把脉看诊,嘴角挂着温和有礼的笑,谦逊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靠近她汲取她身上的温暖,所有看病的百姓都一步三回头的冲她道了谢才肯离开,殊不知她才是这世间最不为人知的黑暗和隐瞒。

“先生,您今天就打算一直在这儿坐诊吗?”祁慕白问道。

宫九栾随口答道:“自然是不,人也看完了,春风把东西收拾下咱们去下张帖子。”说完便回头冲祁慕白扯出一个邪笑,魅惑又危险,险些晃花了他的眼,言和气鼓鼓地拿身子撞了一下祁慕白,然后挥着拳头怒瞪他。

“再胡乱看小心老子剜了你的眼!”

祁慕白气极,每回都是这个小丫头片子出来搅事,他看两眼怎么了,他家先生再怎么国色天香足智多谋那也是个男的,自己脑子坏了才会生出别的心思。

“你这小妮子怎么回事,本王招你惹你了每回你都蹦出来挑衅,一次两次的不计较是本王大度,但你要一直这个样子本王可不管你主子了,姑娘家安分点总归是好的。”祁慕白实在是咽不下这几天积攒的恶气忍不住冲言和发了火,可说完之后他又有些恼怒,不管怎么说对方也只是个小姑娘,这一顿火气把他吓着怎么办,全然忘了言和的杀神本质。

可令他猝不及防的却是言和脸上皮笑肉不笑的不屑,“那能不能屈尊一下康王殿下和我这个小姑娘比划两下?”

“言和够了,你要是闲就帮你春风姐姐收拾东西。”宫九栾过来打断他的话,将那点暴虐的小火苗浇了个一干二净,言和应一声便再没看祁慕白屁颠屁颠去缠着许春风了。

“殿下可能不清楚,我乾虚阁只有一位堂使是姑娘家。”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顺带意味深长地瞥了眼正云里雾里的祁慕白。

只有一位女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