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世冰妃冷绝情》绝世盛宠交心绝情妻 straight(直人文) 绝世冰妃冷绝情18禁

更新时间:2021-01-14 18:01:20

《绝世冰妃冷绝情》绝世盛宠交心绝情妻 straight(直人文) 绝世冰妃冷绝情18禁 连载中

《绝世冰妃冷绝情》

来源: 作者:忘辰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常欢,冷若衣

主角叫常欢,冷若衣的小说是《绝世冰妃冷绝情》,它的作者是忘辰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条道路很黑很长,在路的两侧有着数不尽的孤魂野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条道路很黑很长,在路的两侧有着数不尽的孤魂野鬼,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踏上这条黄泉路,然而他们却屡屡被阎王爷设在这条路上的结界所格,不能进入轮回。

常欢乖乖的走在黑无常的后面,她的身后还跟着几十个像她这样被杀的、病死的或者是老死的魄魂。他们正要去阎王殿,看过生死簿、评完功过,他们喝过孟婆汤,便会进入**。

后面的魂魄不停的想趁乱逃回阳间,而黑白无常不时会用勾魂索将逃走的魂魄勾回来。整个队伍就这样时而停下,时而想蜗牛一样往前爬行。常欢始终没有停下来看过其他魂魄一眼,更没有想逃走的意思,那个阳间对她来说却比未知的十八层地狱还要可怕。

阎王殿上,小阎王正悠闲的听着判官念着生死薄,然后快速的判断出他们是该往那道轮回,或者进入十八层地狱的某一层,继老阎王之后,小阎王已经在这里呆了上百年之久,从未出过错。

常欢默默的站在那里,判官念到她的时候,常欢就像在听一个陌生人的一生漠然。小阎王对这个魂魄起了兴趣,就像他一时兴起而留在阎王殿上的小猫一样。判官流着汗,却不敢违背小阎王的旨意,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小阎王显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上司,就在判官冷汗直流,犹豫不觉的时候,一个白胡子的老头突兀出现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老头儿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柔和光辉,正确的应该说他是一个仙人,一个称的上老资格的仙人。

白胡子老头的话显然非常有分量,在小阎王的瞪视下,判官将常欢判去了人道。

再世为人?常欢没有多说什么,就和别的魂魄一样,飘着跟在牛头马面的背后,来到了奈何桥边。

望乡台上,诸多的魂魄看到了他们的亲人,都依依不舍的不愿离开,常欢却没在望乡台上有片刻停留。来到桥边,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婆婆递给她一碗汤,常欢没有犹豫的接过,直接将汤灌进了肚子里,不理会老婆婆和后面牛头马面的惊讶,她走过了奈何桥,向另一个未知的世界走去。

阎王殿上,众鬼差恭送老神仙的时候,小阎王趁机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得请出老阎王在地府里坐镇。

人人都只知道生孩子是最痛苦却也最快乐的事情,殊不知道那躲在肚子里的孩子受到接生婆的挤压时,也是会痛的。可是当一个人的心痛超过了**上的痛时,那**上的疼痛就算不了什么了。常欢连心都没有了,自然不会在乎这微不足道的痛苦。

某个朝代的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里,她被生出来了,看到娘亲的那一刻,她只有四个字出现在脑子里,那就是:红颜祸水!是的,红颜祸水,这样的容貌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为她痴狂;又会有多少人为了得到她而不择手段;如果她死了,又有几个人会抛弃一切跟随她而去只为了让她在黄泉路上不寂寞?

常欢虽然不想哭,但是也不能忍受一个不认识的老婆婆一下又一下的在她的屁股上拍打。所以常欢意思意思的哼了一下,吓得本就有点怒极攻心的接生婆彻底昏了过去。

就在她的新任父母欢呼雀跃,商量着要为她起名字的时候,刚生下她的娘亲竟然出现了产后大出血!在没有输血技术的古代,这种病可是近似百分百的死亡。

没有奇迹的发生,在父亲的痛哭声声中,娘亲去了,死在了爱她胜过爱自己的父亲怀中。

娘亲死了,父亲似乎对生活绝望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父亲也因为重感冒引发肺炎去了,在死之前留下了遗书,要自己的姐姐抚养她,并给她取名——冷若尘。

出生仅一个多月,常欢没有为这对儿父母感到伤心;相反的,她觉得这样应该是对他们最好的结果,娘亲不会碰到风华不再的烦恼,父亲也不会为了想娶进门的小妾,背叛了对娘亲许下的诺言。其实这样,真的很好。

现在叫冷若尘的常欢有一个比她大十六岁的姐姐,这个叫冷若衣的姐姐也已经嫁了人。夫妻两人和她一起住在这个百花盛开的山谷,另外还有一对老夫妻帮着她们照顾常欢。

不知不觉中,常欢在这里已经度过了三个Chun秋。她没有说过话,也没有写过字,只是在发着呆,就连最起码的进食也要有人看着,她才能勉强的吃完一顿饭。

她的姐姐已经不知道背地里哭了多少次,在她面前却没有抱怨过一次,总是念念不忘的教她说话,期盼有一日她能够开口说话,这样她也能对着埋在黄土之下的父母有个交代。

常欢果然是没心的,冷若衣即使哭肿了眼睛也不能换回一点常欢的歉意。

最后,冷若衣的努力在她就要怀孕生子的时候停下了。

冷若衣生下了一对儿双胞胎,她有些不高兴,可姐夫上官子谦却毫不在意,搂着她安慰了一番,并为两个才出生的小女儿起了冷雪儿和冷霜儿的名字。

远远在外面看着屋里情景的常欢蹒跚着走了,那屋里的温暖从来就不是属于她的。

“妹妹,妹妹。”坐过月子的冷若衣出现在她面青,将那一对可爱的双生子举到自己面前,希望自己可怜的妹妹能笑一下。可惜就连这个卑微的愿望,她也没实现。

双生子即将满月的时候,父母的仇敌找上门来,并准备血洗山谷。

看着渐渐被鲜血染红的花朵,常欢冷漠以对,她盼望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久到她走过奈何桥的时候,已经在期盼这个时刻的来临了。

看着向她刺过来的冰冷的刀刃,常欢没有躲开,也不想躲开。常欢闭着眼,默默等待着死亡这个解脱的一刻,常欢虽然清清楚楚听到了刀刃划过身体的声音,但却未感到一点儿的疼痛。常欢睁开眼,看到了那双在她面前放大的脸庞,和背后姐夫痛苦的咆哮。

常欢被冷若衣压在了身下,从身体里流出的血液温热了常欢的体温。她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常欢迟疑着,想要捂着那不断流泻出温度的伤口。

上官子谦想过来,却屡次被那些拿着刀一脸凶恶的恶贼挡住。

看得出来上官子谦的功夫很好,但功夫再好怎么能敌得过那么多人的车轮战。

他冲过来抱住冷若衣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时,冷若衣已经眷恋的闭上了那双漂亮的几乎和冷若尘一样的眸子。

不久,仇敌退出竟了山谷,上官子谦趁着这个机会请求老两口带着冷若尘和两个尚在襁褓的女儿离开。

老两口希望上官子谦能和他们一起走,上官子谦却拒绝了。深情的看着那个躺在冰冷地上,犹如睡过去的娘子,他仅说了四个字,便不肯再开口。

“我要陪她。”上官子谦身上的戾气很重,但只这简单的四个字和脸上澄净的微笑便已化尽全身的萧杀之气,在常欢的心中留下一个最深刻的印象。

从此后,常欢没有再见过她的‘姐夫’,直到常欢十年后,回到这个山谷,偶尔间才发现了一个隐秘山洞里的三副水晶棺。其中两副里已经永远睡进了她的父母和她的姐姐姐夫。

常欢很烦恼,这一路上不断有人在追杀他们,还有人时不时的在他们的馒头里加点调料。可,这丝毫都没有影响到他们的逃跑计划。

在愉快的逃亡路上,常欢不止一次看到那对动作迟钝的老夫妻,如砍西瓜般毫不留情的斩下那些杀手的脑袋。

常欢知道这对老夫妻不是普通人,但这些又关她常欢何事?她既然还叫常欢,就说明她不承认冷若尘这个别人强加在她身上的身份,更不会为这个名字担下沉重的责任。所以,管它呢,早已准备好的死亡,不过是延迟来临罢了。

逃亡的路越拉越长,而对方也开始不耐烦起来,派来的杀手功夫越来越高,老夫妻俩应付起来也越来越吃力。

常欢想不透,无论到了什麽时候,人都是一种自私的动物,他不可能在威胁自己生命的情况下,还努力保护着他人。而现在的一切,显然,颠覆了她心中的想法。

这一场的战斗中,老夫妻身上都被划下了几道深深的伤痕。血液也迫不及待的从身体里流窜出来,老两口没时间帮自己做点最简单的止血处理。

杀手似乎感到老两口的精神不济,竟开始了新一番的车轮战。渐渐的老两口支撑不住了,一人抱着一个,坐在污秽的泥土中,不住的喘息。

前些日子,这些杀手被打的很狼狈,此刻自然不会放过复仇的机会。他们眼中泛着得意的光芒,一个个像草原中趁人之危的豺狼,在你精疲力尽稍不注意的时候就扑上来,咬一口。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