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冷王的逃妾》冷王的倾世宠妃 小顶 冷王的逃妾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1-02-05 12:02:44

《冷王的逃妾》冷王的倾世宠妃 小顶 冷王的逃妾男妃文 连载中

《冷王的逃妾》

来源: 作者:悠若兰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小瑶,余光

《冷王的逃妾》作者:悠若兰,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瑶,余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我的上帝呀,这个小瑶也太精细了吧!才不过两天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上帝呀,这个小瑶也太精细了吧!才不过两天的时间啊,就被她给看穿了。不行,我得想个法子,必须给我的不知情想一个充分的理由啊!”

“小瑶,你今个晚上吃错了药了吧?这么神秘兮兮的,别吓我好不好?我可经不起这样的惊吓的。”拜托,别这么盯着我好不好?怪吓人的!

“你,究竟是谁?”

小瑶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问道。

闻言,萱萱并不心慌,相反的她打了个盹,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瞥了一眼满腹狐疑的小瑶,道:“乖乖,我能是谁啊,当然是萱儿了,好了,夜色已深,我们睡觉吧!”说完,她便拉过一床被子蒙头大睡起来。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干嘛非得问公主的事呢?

“休要骗我,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我与萱儿那是同生共死的好姐妹,她有什么事瞒不了我的,而你……一副遮遮掩掩的神情,根本就是撒谎,而且,连性子都变了。”

不要以为这皇宫的人都是睁眼瞎,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喂,你起来呀,懒猪。”看着已经进入梦乡的萱萱,她有些无奈的撇撇嘴,随后自己倒在一旁,也睡下了。

翌日清晨,萱萱还没有睁开眼呢,就感觉到了身边冷飕飕的,不对呀,这才五月呀,正是暖洋洋的时候啊,怎么会冷呢?

“啊……”随着身体上一阵剧痛,让她猛地惊醒过来,可眼前发生的让她又惊又怕。

那个可怕的皇帝在非礼她呀!

“该死的,不准叫。”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咆哮声突然在寂静中想起。

“皇上,不要……啊……”她忍着疼痛,百般拒绝道。

上帝,来救救你的子民吧!

“哼,不要?”祥云涧倏地停下粗暴的举动,随即给了她两记耳光,白皙的脸庞上,瞬间留下了红通通的掌印。

“啊,好痛……好痛……”萱萱紧紧的捂着被打痛的脸庞,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盈眶中的泪水不断地打转转。

“当你与祥云浩浓情蜜意的时候,你不但不会拒绝,相反的更充满着激。情吧?见到是朕,就让你失望了,是不是?”祥云涧一手捏着她的下颚,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她。

敢给我戴绿帽子?哼,我一定要把那天的耻辱一点一滴的讨还回来。

“皇上……误会了,那……一定不会是奴婢的,说……说不定……是皇上您……看错了呢!”被祥云涧捏的生疼,萱萱怯怯的回答着。

“朕还没到人老昏花的时候,你竟然敢说朕老眼昏花,你是变着弯的暗骂朕老了,是不是?”该死的女人,真是欠揍。

“皇上……我……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萱萱拼命地解释道,泪水顺着眼角不断地滚落下来。

“我的女人,竟敢背叛朕,我要你尝尝背叛的下场。”

“啊……”天,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对我……

晚霞满天,掖庭宫里一张大木床上,萱萱刚刚苏醒过来,但四肢麻木,全身酸痛,让她刚刚起来的身体又软软的瘫在了床上。

“啊……天……好酸啊……”

“萱儿,没想到咱们掖庭宫第一个被宠幸的女人会是你,日后若是变成了凤凰,尊贵了,可不要忘了这里的好姐妹呀!”晓月羡慕的说道。

“凤凰?尊贵?”萱萱听着这两个词语不但没有害羞,没有欣喜,反而多了一丝丝的嘲弄,冷哼道。

“怎么,你还不知足?皇上连宠幸了你两次了呀!”晓月提高了嗓音说道。

这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其实她想问她又是谁,但想了想,改口说道:“又是怎么进来的?”

“怎么,你被皇上宠幸了,就不愿意搭理我们这些姐妹了?”晓月瞪着眼珠,嗔怪道。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嘛,你不要误会了呀!我是说……那个……”她想问皇帝走了吗?却又问不出口,羞红的脸庞垂了下去。

“放心,皇上不走,我们……也不会进来呀!”她指着身后的姐妹们对着萱萱浅浅的笑道。

“你们要来看我的笑话尽管来看吧!”萱萱撇过头,轻哼道。

与其遮遮掩掩,被你们看笑话,倒不如来个堂堂正正的,让你们看个够,也让你们无话可说,哼!

“我们的萱儿人缘最好了,一定不会忘了我们的,是不是啊萱儿?”晓月热情的拉拢着萱萱的小手,说道。

“是的,我不会忘了姐妹们的。”萱萱面露微笑的说,可心底里却在想:我是路萱萱,可不是你们那个萱儿,也不晓得你们这帮子女人们有没有欺负我这个身体的主人,在我了解你们之前,我还是小心提防才是。

“哼,得意什么?皇上宠幸了她不假,但也给她服下了所有女人都经历过来的不孕药啊!只凭这一点,得意什么?若有本事,先给皇上诞下龙种,否则,什么都不是。”一个妖媚的女人走来,神情中充满了酸涩与嫉恨。

从她的那一身服饰装扮来看,充其量也就是比萱萱这些如意们微微高出一截,那个女人高傲的看着床上的萱萱。

晓月与其他人均之一愣,微微一福:“秋娘娘。”

而那个女人对这些女人不屑一顾,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萱萱。

“你只不过被皇上宠幸了而已,而皇上……他说过要给你封赏了吗?”余光有意无意的瞄向萱萱,见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知道一定没有,心里泛起一丝得意,接着说道:“没有,所以,你只不过就是他暖床的一个工具,供他享尽艳福的低贱的女人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