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游无方》游而无方 下克上 风游无方Basher

更新时间:2021-02-15 21:00:25

《风游无方》游而无方 下克上 风游无方Basher 连载中

《风游无方》

来源: 作者:愚是乎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扶疆,云喜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愚是乎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风游无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扶疆,云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二天清晨,经过一晚的睡眠,风俜觉得疲惫全无,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清晨,经过一晚的睡眠,风俜觉得疲惫全无,神清气爽,草药浴果然管用。因精神抖擞,醒来便没有了困意,所以她早早就起床梳洗了。

扶疆和云喜都在身边,她心情也跟着大好,没有什么比一觉醒来,关心之人都在身边更令人愉悦的事了,心就像方才冲入九霄的云雀,自在纵情。

因闲着无事,她便临窗而坐,对着铜镜打扮自己。姥姥送的簪子自然一定要戴在头上的,往日她都只是简单的梳一束头发在脑后垂着,若非插着簪子,与一些男儿发髻无异。好在她天生丽质,有一股落拓不羁的英气,也有幽兰深谷的女子柔美。

今日她别出心裁,在头顶挽了一个单螺,将发簪插在螺髻侧面,底下剩余的头发用天青绢带束拢,直垂到腰间。发髻梳好后,她打开很久之前女鸾送的梳妆盒,里面有不少胭脂水粉,都是女鸾亲手制成。

风评端在鼻边闻了闻,清香雅淡,甚是好闻。她用黛灰眉石描了描柳叶眉,因眉毛天生有形,便只染了染颜色。她又用颜色较淡的水粉胭脂修饰了下两颊与唇色。

略施粉黛后,她一边持镜自赏自己的手艺,一边望着院中正在练功的扶疆与云喜,说是练功,还不如直接说他们在打打闹闹,风俜之所以紧盯着他们,是怕云喜不知扶疆现在的底子,直接运气一掌打向扶疆,又或者那狐火烧他,扶疆现在可未必躲得开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端详片刻后,幡然明白。她跑到院子里,摘了一朵别致的小白花,簪在螺髻旁边,用手摸了摸,感觉好多了。

“扶疆,你看风姐姐!”云喜停止追逐扶疆,拉住他,指着风俜喊道。

“风姐姐,白花不是服丧之人才戴么?怎么……”扶疆看平日不施粉黛也不戴花的风俜忽然摘了一朵白花插在头上,以为她出什么事了,便十分担忧地望着她。

“呸呸呸,你胡说什么呢,你瞧风姐姐多好看,再多一分便艳俗,减一分便寡淡,如此这般最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清如明月,雅似幽兰,行如风穿竹,静是星卧水。”云喜啐了啐扶疆,还罕见地将风俜夸奖了一番,指点完还为自己的用词有境而洋洋得意。

好不容易才有闲情雅致将自己打扮一番的风俜,正沉浸在自己一早晨的的成果里。她听了扶疆的话,妆虽淡雅温柔,人却温柔不住了,她施法摘了一朵硕大白花,食指和中指夹着花枝,然后两指用力,将花朵朝扶疆射去,扶疆自然躲不开,于是那朵大白花便不偏不倚地插在了他头上,因花朵过大,在头侧呈摇摇欲坠之状……

“哈哈哈哈……”云喜看到扶疆那滑稽的样子,笑得直揉肚子,眼泪都出来了,她一手撑着腰,一只手指着扶疆笑道,“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什么是人比花娇了。”

扶疆羞红了脸,一把将花拽下来,就要往云喜头上插去。云喜还没止住笑声,她跑到风俜身后躲着,说道:“风姐姐,你也给扶疆擦点胭脂水粉吧。”

“我去晒草药,不理你们了。”扶疆见云喜不停地拿自己取笑,赶紧走为上策,这丫头一旦认真疯起来,说不准真的会把他按着,给他描画峨眉,拭粉擦香,他一想到这些,便浑身发寒,脚底生风般离开了小狐狸的视线。

“哎……”云喜见扶疆径直离开了,就要去追他,却被风俜拽住了。

“哎什么哎,你不会真的要给他梳洗打扮吧,我跟你说,这男子一旦被打扮过一次,就会上瘾,难道你想看扶疆以后都男不男女不女的?”毕竟是自己起的头,为了帮扶疆摆脱这个潜在的噩梦,风俜赶紧吓唬云喜,好让她打消给扶疆使用胭脂水粉的念头。

“这么可怕?我才不要!扶疆现在这样最好了。”云喜信以为真地摇了摇头,庆幸扶疆走掉了,不然以后说不定自己每天都要被扶疆拉着,要求穿她的衣裙,用她的水粉,想想就心生恶寒,她又惊恐地摇了摇头。

“小云喜,你没事吧?”风俜见她不停地摇头,还以为自己胡诌的几句话把她吓坏了。

“没事没事,不过风姐姐,你可不可以给我也打扮一下,我还没有涂抹过这些女孩子的东西呢。”云喜戳着手指头,低头笑盈盈地蹭了蹭风俜,扭扭捏捏地问道。

风俜新奇地盯着她,“你,这是在害羞?”成天把爱扶疆啊成亲啊挂在嘴边,也没见她脸红过的小狐狸,居然也会害羞,果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哎呀,我这不是想变美一点,好让扶疆看看嘛,帮不帮我?”

“帮帮帮,正好我今天第一次上妆,也觉得甚是新奇有趣,弄好自己的还没过瘾呢。”风俜以前较为懒散,既不想取悦自己,更不想取悦他人,所以穿衣打扮一向秉着舒适二字。

云喜一听风俜并非熟练之人,顿时丧气,怀疑地问道:“啊?第一次……那你能帮我变美么?可别将我化成半老徐娘。”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保证扶疆见了你,眼睛都挪不开。”她继续忽悠道,其实心里也没底,只是一时觉得摆弄胭脂水粉也挺有趣的,心里还盘算着改日向女鸾请教请教女红说不定也另有一番趣味。

好说歹说,云喜终于同意任由风俜摆弄了。小狐狸日常都是胡乱扎个发髻在脑后,虽轻巧,却不够精致。

风俜将她的头发全部散开,用沾了嫩莲油的桃木篦子细细梳了几道,当然其中还夹杂着因用力过猛而引起的云喜的叫喊声。

二人废了好大功夫,终于梳成了垂挂髻,头顶盘着一个小巧地平髻,用铃兰状的白玉发簪装饰着,两侧头发再用鹅黄发带挽成发圈,分别垂在平髻两侧,发带带尾也跟着垂下来。剩余较短的散发,或垂在额头,或垂在脸侧。

“怎么样?小家碧玉中透露出机灵俏丽,符合你古灵精怪的性子。”风俜看着镜子里的云喜,满意地问道。皆言九尾狐天生妩媚,不知是因为云喜尚小还是本就如此,她除了身姿婀娜点,长相倒清丽水灵,人畜无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