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空间种田》重生空间种田铁血摄政王妃 清水文 重生空间种田总攻

更新时间:2021-04-03 21:01:08

《重生空间种田》重生空间种田铁血摄政王妃 清水文 重生空间种田总攻 连载中

《重生空间种田》

来源: 作者:MS芙子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诸时军,李曲奇

《重生空间种田》作者:MS芙子,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诸时军,李曲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我国西南地区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汉族人过得就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国西南地区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汉族人过得就是夹缝里的蚂蚁般日子。葛村是个在市地图上才能勉强找到个黑点标志的小山村,这里的汉民,没有多少田产,也没有手艺,和邻近的世代居住在西南的苗寨相比,就更显得势单力薄。

临近的葛村的东苗家寨,也才五千来号人却是个远近闻名的寨,东苗寨有三宝,一银,二烟,三蛊。说银器,就不得不再说起一个人。那人就是苗寨里最出名的银匠师父,李曲奇。

将村里的老人压箱底的老黄历往前再翻翻,直翻到了中国的唐朝。李曲奇的祖上,跟当时的唐朝的皇帝们一个姓的“南诏”李家是王室的御用银匠师。

中国的王室在世纪初,就跟着辫子党一起被炮火轰成了灰,不过那些和王室搭上点边的手工匠们都成了国宝级别。

东苗寨的李曲奇,就是个国宝级的工匠师傅,凭着一手制银的技术,他去过北京,当过少数民族的人大代表,也出国参加过银饰大赛。

李曲奇就是这样一个山窝窝里的金凤凰似的人物,而谣传被不知好歹的诸小鲜打破了脑袋的李冶,就是李家这一辈人直系中唯一的一名男丁。说白了,小鲜今天打的是未来的国宝级银匠大师。

也幸好苗家人不是藏家人,否则站在了诸家的平房里的,可不仅仅是十余个气势汹汹的汉子,而是十余个汉子加十几把藏刀了。白刀子进,出来的是什么颜色的刀子,芙子这么爱好和平的人就不好描述了。

葛村的村长听到消息时正在村支书家讨论今年秋收减产的事,听了消息后,呼哧着气,花了十分钟,从村尾支书家赶到了诸家。

前面也说了,李曲奇是个国宝级的银匠,这年头除了野生熊猫,国宝一般都不在山里呆了。李曲奇这阵子不在寨里,所以带人过来的是李冶的小舅子,依巴尔。

“别伤了和气,来抽烟,抽烟。”村长贴着口袋,摸出了包烟,点了点屋里的人头,有些心疼,那包烟,可是他大闺女过年时带回来的。

他将烟递到了苗民面前,可是苗民守旧抽得都是自家的烤烟叶,他这一递,错了。

“莲嫂,别干站着,倒茶。喝茶喝了顺口气,再商量。”村长大气不敢出,心里想着怎么将这拨子人打发了。

“不用了,”带头的依巴尔汉语说得不好,指了指小鲜说,“我们苗家人讲究个因果,不用多说,我们家冶子受了什么伤,女娃娃也要受什么伤。”

村长一听为难了,这事他可不敢答应,正疑难着,诸时军老人走了进来,他没有理会那些苗人,而是径直走到了小鲜的身旁。

“小鲜,你说说刚刚是怎么一回事?”诸时军今天回来的早,一路上就见了几个邻近苗寨里的孩子从村里跑了出来,嘴里还嚷着:“冶子被猪小鲜打破头了”。

那群跑出去的孩子,诸时军是见过的。葛村离苗寨近,两头村里为了耕地和水源的问题常年矛盾不断,两村的小孩到还经常一起玩。前阵子惹得小鲜回家哭闹不已的小孩的名字,听说就是个苗家的孩子。

“要说也是冶子说,你们汉家人狡猾,冶子,你说。”依巴尔把侄子推了出来。冶子张张嘴,刚想说话,忽感到身上一阵寒意,那个刚走进门的老人正在打量他。冶子长那么大还没见过那样的眼神,他不自觉哆嗦了下,将话吞了回去。

诸时军逐一扫视过屋里的人,几十年在**Yin浸出的官威,十几个苗家汉子都矮下了脊梁,噤了声,面面相觑。

“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那男孩子骂你外孙女我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骂你是被流放的老贪官。我看不过去,就替天行道给了他一腿么,谁知道他那么不经踢。”诸小鲜心里嘀咕着,越想底气越足,她左瞄瞄那群苗人,再瞄瞄一脸严肃的诸时军。

就见她小嘴皮儿一掀一张,蹦出了五个字:“他扒我裤子。”

冶子猛一激灵,还没辩解,脑门上就吃了个依巴尔的蒲扇巴掌,“好小子,你做的好事。”他侄子的那些捣蛋事,他这个做舅舅的哪能不知道,可没想到这小子敢去扒人家小姑娘的裤子,你说掀掀裙子也就罢了,他还敢扒人家裤子,小时候就会甩流氓,长大还不是要造反?

长条凳上坐着的苗人们,坐不住了,这么说来,理亏的可是他们呀。

李冶的面皮唰地红了,支吾着想要辩白,可他好歹也是待长成的苗家小汉子一条,哪能当着舅舅和族人的面说被一个六岁大的女娃娃扒了裤子,他憋得辛苦憋得小鼻子险些没气歪了。

诸小鲜也憋得辛苦,只不过她要憋的是爆喉而出的笑,嘴角抽搐着。

村长在旁听了后,舒了口气充起了和事佬,说了些小孩子不懂事的门面话。诸是军不再发话,看着两个小孩的截然不同的表情,眼中闪过了道厉芒。

送走了苗家那伙人后,诸时军吩咐莲嫂进去准备午饭,莲嫂就端着剥好的玉米粒出去冲洗去了。

早晨那口没有木桶的水压井发出了吱嘎的手压声,紧接着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小鲜对新世界的事物,都带着好奇,刚想出门看看,就听到诸时军老人的斥责声:“小鲜,过来。”

饭厅里,那几张招待客人的长条凳已经被挪开了,诸时军手里拿着束从扫把上折下来的竹枝,诸小鲜一看到诸时军手里的家伙,顿时腿脚发软,那架势,怎么就跟她师父云清上人一模一样。

云清上人自诩是个从不会“过分体罚”弟子的好师父,所以他打人从不用柴禾粗木棍,那是会伤及骨肉,打残了还要用术法救回来,太不划算了。最常使用的就是产自云腾门的特种竹枝,打在肉上够疼,又不会伤到筋骨,被打的“哼唧”个晚上,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的。

“外公,”诸小翻了翻白眼,老人家比那伙苗人聪明,看出了她在撒谎,纸包不住火,只得撩起腿,露出小腿肚,“扑通”跪在了诸时军身旁。

“外公平时是怎么和你说的,不准撒谎,”诸时军说罢,手中的竹枝猛地抽了下去。

“唰唰唰”连着好几声,诸小抬起了头来,嗓子哑住了。诸时军手中的竹枝不停地抽下来,却不是落在她的身上,而是诸时军的手上。竹枝狠力抽下,他手臂上的红印子越来越多。

“养不教,是外公的错,是外公没管教好你,愧对你爸妈,”诸时军老人狠狠地抽打着自己的手臂。他不忍心打小鲜,但也不能任由她胡乱诬陷他人。

“外公,您别生气,是小鲜错了,小鲜明天就去赔礼道歉,”在云清上人的怒骂中中成长起来的泼猴周小仙,从没哭闹过,这一次却嚎啕哭了出来,老人是真心疼她。小鲜忙站了起来,抢着老人手里的竹枝,她错了,真错了。

可怜的小鲜,遇到了个比云清上人情商高一百倍的诸时军的大棒加糖丸,立马就丢盔弃甲了。

“小鲜,知错能改就好。小鲜,你的脚...好了?”诸时军看到了可以正常行走的诸小鲜,丢开了手中的竹枝,查看之后,还不敢相信。

莲嫂听见了折了回来,也啧啧称着奇,再次确认了小鲜的腿的事,两个大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了避免村里人胡乱说,诸时军只得想了个理由,说是小鲜不是先天的跛子,只是刚出生那会儿感冒发烧时没照顾好,腿骨蜷在了一起,怎么治疗都不见好。今天这一打架,就把筋骨伸展开了。

莲嫂给爷孙俩做了顿香喷喷的嫩玉米烙饼,和和乐乐地吃了顿晚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